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
首页>文艺>文学>其他

田野里的小曲

    时间:2019-03-16 09:20 来源: 杨文锐 责任编辑:周明 【选择字号:
    0

  五月的华亭大地山清水秀,百花争艳。粉的桃花,紫的丁香,白的梨花,还有各种知名不知名的花草树木,次第绽放。尤其近两年部分村镇大面积种植的油菜花,以鲜亮的色彩与青青麦苗相互缠绕,将初夏的华亭山川打扮得更加绚丽多彩。花的香与美,就此点亮了生活的热望。而随风摇曳的华亭小曲,不仅给劳作的人们荡去烦忧,也为那美丽的田园画卷平添了灵动的魅力。

  华亭曲子戏,是当地及周边群众耳熟能详的一种山野小曲。据记载已有上千年的历史。虽没有京剧、秦腔等戏种的名气大,却以语言诙谐,故事风趣,表演生动幽默深受群众喜爱。2006年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,曲子戏在民间及整个社会的影响力得到极大提升。县上加大了对曲子戏的保护和传承力度,一些传统的曲目得到挖掘整理,演唱曲子戏不再只有乡村老者,许多中青年人也都加入到传承这一文化遗产的队伍中来。剧社、艺人、曲目及表演水平都在逐年提高。

  五月正是万物拔节生长的大好时节,曲子戏便成为群众劳动中的“船江号子”——山寨的油菜花丛中“十对花”唱得蝶飞蜂舞,上关草坡上“小放牛”逗得牛羊撒欢。扛锨的,拿锄的,做饭的,上梁的,随口哼唱的,都是祖辈唱过的曲,张口闭口间,都是对生活五味杂陈的淋漓倾诉。

  走进华亭,曲子戏便如这随风而动的美景,让人心旷神怡,顿感生活的惬意。早期的曲子戏由于语言的直白或粗俗,只能由男人来演唱,随着现代文明因素的不断加入,妇女们越来越多地唱起了主角。南川有刘宝云,山寨有禄喜梅,上关有刘小红……去年我采访的诸多曲子戏艺人中,不少人都有着自己学艺演出的艰辛经历,不同的经历却有着一个相同点,那就是:不言放弃。她们都是普通人,既承担着生活的重负,又有着追求精神生活的执着与赤诚。她们以自己拿手的保留节目愉悦着心灵,也感染着观众。刘宝云的《三娘教子》受到观众的好评,并荣获2016年全县曲子戏调演一等奖。她为了改编并演好这出戏,花费了近3个月的时间。她用“戏比天大”来诠释她的努力与付出。

  看了多年的曲子戏,知道它原来叫地摊子,也叫小曲子;知道曲子戏早期只在正月和庙会时演唱,旗当轿,鼓当磨,鞭为马,服装简单。跟拍了一年的曲子戏,我也看出了一些门道:小曲子虽小,寓教于乐的功能绝非一般。犀利的语言,让好人更好,使坏人更坏,黑白分明,忠奸易辨。演出场地的随意性,将通俗的道理诉之于众,听一句丢半声,也会从中受益。最经典之处的剧终报剧名,更让人记忆犹新,回味无穷。如《麻姑献寿》结束时就会唱一句——“这才是麻姑献寿三月三”,一语道破全剧之精华。

  华亭曲子戏,质朴,通俗,是民间的瑰宝;高雅,美艳,是艺术的奇葩。美景如画曲入怀,小曲唱得幸福来。华亭曲子戏,这田野里的小曲,将会在人们越来越多的喜爱和呵护中,绽放新的光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