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文艺>文学>散文

难忘孩提时代的春节

    时间:2016-02-14 08:42 来源:王红英 王红英 责任编辑:周明 【选择字号: 点击量:
    0

  在儿时的心里,过年是件美好而神圣的事。一进入腊月,大人们就开始忙着办年货。先从腊月八吃腊八粥开始,紧接着就是全面彻底的卫生大扫除了。

  小时候我们住在偌大的一个院子,四面有房子,可以想象,卫生大扫除的动静之大之壮观。家里所有的人齐上阵,将房子里面的家具、盆盆罐罐一股脑儿地搬出来,堆得跟山似的。一些跑来玩的孩子也都加入进来,嬉笑着打闹着搬运着,不过孩子们干着干着就失去了激情,三五成群地躲在家具后面悄悄玩去了,等大人们打扫得灰头土脸站在门口大喊,老半天了,自家的孩子才应声快速地跑去帮忙。

  那时候我们一有闲工夫就掰着手指算日子,算着算着就开始显摆自己去年的收获,说得最多的自然是压岁钱。那时候人们还不富裕,钱也就显得非常珍贵,大人们通常给孩子的压岁钱不过是一毛纸币或者五分硬币,不像现在低于一百都拿不出手,有些孩子看着少,还不伸手接,有甚者大声说出来,很让大人没面子。

  接下来就是腊月二十三的“小年”。这一天是农村杀猪的日子,也是村里最热闹的一天。因为大伙生活不富裕,谁家能杀得起猪,也算是全村数一数二的富有家庭。那天一早,大伙就来围观,先是几个莽汉控制住拼命挣扎着想逃脱的猪,捉刀的长者先是虔诚的祈福,也可能是赎罪(都说轻易是不能杀生的),然后很快的给控制在案板上的猪就是一刀子,猪痛苦地挣扎着,这时手有冻伤的小孩被大人强拉硬拽到猪跟前,蹲着用热猪血洗手,听说洗了之后来年手就不会再冻伤了。痛苦的猪撕心裂肺地嚎叫着,它一挣扎洗手的小孩吓得哇一声撒腿就跑,惹得围观的人哈哈大笑。

  不过最开心的不是这个而是等猪项圈砍下来,杀猪人家的女人就忙得不可开交,烧得滚烫的开水就在那里等着,切得高高的蔬菜堆满厨房的案板,我们闻着肉的鲜味,肚子咕噜咕噜地叫,口水不断地流。直到那户人家煮熟了肉,炖了菜,前来的大人小孩一人碗里盛一勺子,吃得那个香啊。村里年长的老人有的被请来了,没来的自然是一碗一碗地端去送,大人小孩都说着吃着感叹着道谢着,一副已经过大年的样子。

  到了腊月二十七了,男人们就要找有书生的人家去写对联,村里很少的几个书生,每年他们写的对联贴得满村都是。慢慢地他们厌烦了写对联,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。大人们就开始数落自家的孩子:我们供你们上学,这个事还要我低三下四地求别人?你们真是没用。于是一些更小的书生就开始硬着头皮写,都说毛笔字“笑差不笑丑”,我和二哥也不例外,刚开始弄得到处的墨汁印和满屋子废纸片。到了第二天总是要往红纸上写的,就带着一颗激动的心,一笔一划地写,写成一幅一看,字还算公正,就是整体布局不好,有些字大有些字小还有些歪的,不过大人们已经很满意了。过年了,邻居串门、亲戚来访听说对联是小不点写的,更是赞不绝口。于是开学了,好好练习毛笔字成了更小书生的一项光荣使命。

  剩下3天就要过年了,天天去集市赶集,每天都有妈妈要买的年货,我们小孩子跑得更快,因为社火现在已经开始表演了,到处张灯结彩、锣鼓震天,好不热闹。尤其是卖鞭炮的,卖家说他的鞭炮有多好要多好,买家自然不信,不信?那就当场验货啊!这一声鞭炮炸开在人群中,有尖叫的,哭喊的,叫骂的,大部分是东张西望和担忧的,不远处还传来哈哈大笑声混成一团,年味一下子浓得不能再浓了。

  除夕夜,一家人围坐在暖和的大炕上,把盏言欢,一年的辛劳辛苦全浸泡在了浓浓的年味里……

上一篇:蓬莱访仙
下一篇:散文二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