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
首页>文艺>文学>散文

静思常忆秋叶庙

    时间:2019-04-24 10:42 来源: 李戈 责任编辑:周明 【选择字号:
    0

  秋叶庙梁,是横亘在煤城华亭与陇上四大名镇安口镇之间的一条关山支脉,具体如何得名没有深入考证,但我想,字面意思很可能是,梁上有座庙,名叫秋叶庙。在1999年省道304线安蔺段二级公路和2011年县道049线平华公路通车之前,华亭至安口至平凉的公路,必须从华亭县城陇州沟逶迤上梁,在梁顶盘桓东行至华亭县安口镇境内下梁,后沿南川河至安口镇分叉,一路北上平凉,一路东至庆阳,一路南行宝鸡。那时候,华亭县城的煤炭外运,陇东、陇南间的客货运输,无一都得翻越此梁,可以说,这是一条名副其实的“黄金梁”;但从另一个角度说,这条路坡陡弯急路窄崖高,平均不到200米就有一个弯,短短20公里的路, 6吨老解放拉一车煤要老牛喘气般在梁上回肠百转、上下颠簸多半天,一趟下来,司机高度紧张、身心俱疲,乘客胃里也是七荤八素、翻江倒海,冬天下雪更不消说让人胆颤心惊,因此,这道梁又可被称之为令人谈之色变的“鬼见愁”。 

  我是一名安口山沟内的三线军工子弟,此刻,我的记忆定格在上世纪8、90年代,那时候,秋叶庙梁这侧的安口镇,虽说是华亭县下辖的一个镇,但镇内宝平公路、泾崇公路、宝中铁路穿境而过,煤矿、电厂、陶瓷厂、电磁厂、农机厂、灯泡厂一应俱全,当然也包括我人生前10多年生长生活工厂在内的数家国家部属军工企业,发达的交通网络、多元的工业体系、各色的外来人口、繁华的商贸物流,使当时的安口镇,进入了史上也许最为辉煌的鼎盛时刻;而秋叶庙那侧的华亭县城,地域闭塞,无论是街面的低矮建筑、还是人们的灰暗服饰,“落后”,是她在世人心目中镌刻的深刻烙印。那时候,安口人翻越秋叶庙梁去趟华亭县城,好像下了回乡;华亭人翻越秋叶庙梁去趟安口镇,倒好像进了趟城。现在想来,之所以造成中国大地其他地方少有的城乡发展反转,秋叶庙梁的存在,绝对“功不可没”,它的一侧,连接着繁华,它的另一侧,困顿着萧条,秋叶庙梁,无疑是一座发达与落后的分水岭。 

  而在我的认知里,秋叶庙梁又是一道连接着血脉亲情的感情线 ,最疼爱我的爷爷、奶奶,正生活在秋叶庙梁那侧的华亭县城,每个假期,翻过秋叶庙梁去县城看望爷爷、奶奶,是我至今想起都能感觉到梦寐以求的美好时刻。十多年间,记不清多少次往来翻越秋叶庙梁,有坐班车、有搭拉煤车、有坐摩托车、有骑自行车、甚至还有步行,梁上的每一盘峁、每一个弯、每一道坡、每一个村,当时都是了如指掌。而穿行其中有过的许多难忘瞬间,至今想起依然记忆犹新。春夏,道路两旁林木葱郁、树荫蔽日、山花烂漫、野鸡野兔成群,傍晚时坐车过梁顶看落日余晖下远山披金,听微风拂面后林涛阵阵,通体感受到的是惬意安心、心驰神远。经常载我们一家坐顺车的拉煤司机,是个声如洪钟、豪爽高大的河南师傅,开一辆跟他一样高大威猛的大三菱货车,车上常备着一杆双管猎枪,行车中,经常突然停下,持枪伸出驾驶楼瞄准路旁山林,我跟着秉住呼吸片刻后,一声枪响,猎物应声倒地,基本上是弹无虚发、总有收获,这位叔叔,现在已是古稀之年,您如今在哪,现在,好吗?冬季,大雪封山时,我们一家三口骑摩托翻梁,不停超过挂着链子在满山银装中艰难蠕动的大车,遇有陡坡,大车小车摇头摆尾左右挣扎,着实让我找到了幸灾乐祸的感觉,而一处陡坡后,坡陡路滑,我们一家三口连人带车冰雪中滑落四处又全无大碍,那是多么惊险刺激又温馨甜蜜的美好一幕。记忆中的秋叶庙梁,有两处公家建筑,一处白墙环绕的神秘院落,大人说是麻风病院,每次经过,都不由毛发直竖,唯恐沾染上什么不祥之物;另一处是秋叶庙梁道班,那年夏天,我和同学骑车上梁漫游,同学在陡坡中摔倒,胳膊、腿伤的惨不忍睹,我们走进道班,朴实的道班人为我们打水清洗伤口,至今依然感受到的是温情、温暖……,多少年后,我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,但我依旧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他们或许已经退休,他们,现在还好吗? 

  1999年,当我再次从兰州学校回到华亭,省道304线安蔺段建成通车,宽阔的二级公路、敞亮的双凤山隧道洞穿梁底而过,老华安公路,从此尘封在了记忆的思绪当中……如今的华亭,伴随着安蔺、平华、华庄二级公路和天平铁路的建成通车,伴随着彭大高速、平天高速、平华一级的全面开建,交通落后、封闭落后的面貌一去不返,绿色煤都也即将撤县设市、继续腾飞。但我的秋叶庙梁,依然会不停闪现在我的思绪中,你,现在,还好吗?

  (甘肃省平凉公路管理局 李戈)

上一篇:
下一篇:圆通寺的下午